1949,渡江战役中的战士家书

2019-11-25 11:11:47 来源:齐海新闻

"1949年端午节的晚上,第二野战军第五军第十八军政治部部长袁志超从家乡山东临沂给弟弟写了一封6000多字的信,详细叙述了他的部队参加渡江战役以来的行军和战斗生活。“守来守去,守来守去”,虽然国民党军

[解放,红色家族信(3)]

作者|袁俊

编者按:

"中山的风雨已经变成淡黄色,数百万勇士已经渡过了大江。"1949年端午节的晚上,第二野战军第五军第十八军政治部部长袁志超从家乡山东临沂给弟弟写了一封6000多字的信,详细叙述了他的部队参加渡江战役以来的行军和战斗生活。

“守来守去,守来守去”,虽然国民党军队在1949年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但它却煞费苦心地沿长江修筑了一道防线,并认为“长江的天然屏障是不可逾越的”。袁志超今天推出的《红色家书》讲述了自己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的渡江战役前后身边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彻底粉碎长江天然屏障不可逾越的神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在许多文学、电影和电视作品中都有详细描述。与许多关于渡江的作品不同,这封信亲切流畅,生动感人。这既是一封信,也是一部文学作品。这正是我们今天推销这封信的目的。

-

袁志超

我家有八个兄弟姐妹。袁志超是我的大哥,我是他最小的弟弟。在一个和谐的家庭里,他非常爱我。1944年春天,他加入了八路军,去了抗日前线。那年我9岁。

1949年的一天,我提着一个篮子,拿着一把镰刀在村外的荒野里拾柴火割草。穿过街道,我突然看到墙上用石灰泥写着一个大标语:“打长江,解放全中国!”后面还有四个更小的单词“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告”。粉色和白色的大字体在灰色的墙壁上尤为突出。因为我哥哥是解放军,所以我看到这个口号,感觉特别亲切。我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我哥哥。我们已经五年多没见面了。他在南方和北方与军队作战。他现在在哪里?

听大人说我可以通过邮局和远方的亲戚交流,我只想给哥哥写封信,告诉他我心里藏了很久的东西,这也会让他开心。然而,我读不了多少书,也不知道怎么写,所以我不得不请人现在教我,现在向我学习。我终于写了这封信。

亲爱的兄弟:

我好几年没见你了。我真的很想你。父亲去地里锄头,母亲在家纺线。你和四哥参军后,我们家缺少劳动力。村长经常带一些人来我们家。他还带领大黄牛帮助我们家耕种土地,耕种土地,收获庄稼,并将打包的谷物送给我们家。

学校刚刚恢复。村上已经建立了一所半日制小学。学生们早上在学校上课,下午回家帮助成年人在地里干活。我被分配到三年级。暂时没有教科书。是老师把单词写在黑板上让我们学习的。

这一天,老师拿出一张印有红字的《大众日报》,告诉所有的学生,我们的部队已经成功渡过长江,南京已经解放。为了彻底消灭敌人,数百万军队继续向南推进。放学后,我高兴地跑回家,告诉爸爸妈妈这个好消息。兄弟,你一定在这个强大的团队里。

我父母很想你,我期待着很快收到你的来信。

……

信写完后,我把它装在粘贴好的信封里,跑到八英里外的集镇去邮寄。邮局盒子挂在墙上。我踮起脚尖,举起手臂。我终于把信放进去了。然后我默默地看着深绿色的邮箱,又看了一遍。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想到回家。

从那天起,我每天都在期待哥哥的回复。

一个多月过去了。一天中午,我们正在吃饭,突然听到街上传来锣鼓声。原来村长带着十几个人笑啊笑,特地来我家传递喜讯,说我哥哥已经取得了成绩。我去接大人,同时收到了哥哥的回信。下面是一叠厚的信纸,15页长。我既高兴又兴奋。我给每个人看了喜讯和信。全家人聚集在一起分发。

亲爱的巴蒂:

你在阳历4月23日寄给我和你四哥的信,我是在5月28日收到的。读了你的信后,我发现你比以前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这封信写得很好。我希望你会学得更好。

我收到你来信的地方是江西省东北部的乐平县。你一定很惊讶。我们应该感谢在邮政部门工作的同志。战争期间,我真没想到会在这么远的地方收到你的信。

亲爱的巴蒂,你可以拿起这封信读给你妈妈听。听到这个消息,她老人家一定很高兴。自从我们过河以来,我会告诉你许多重要的事情。

你应该知道,从四月五日到二十日的十五天里,我们和国民党谈过和平。为了减少战争次数,减轻老百姓的痛苦,减少许多财产的破坏,减少伤亡人数,我们毛主席提出了八个条件供国民党接受。但是,国民党反动派顽固不化,不愿意接受和平条件。4月21日,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发布命令,让我们的三支解放军一起渡河,消灭国民党反动军队,解放江南人民,建设自由幸福的新中国。接到命令后,我们渡过了长江,因为有成千上万的队伍,不可能一次完成。我们直到24日才横渡长江。23日晚,我们冒着大雨跑了70英里来到长江岸边,住在安徽省桐城县的一个村庄里。这个村子的名字叫何穗吉。离长江只有2英里。村子旁边有一条河,它一直延伸到长江。我站在河岸上,向下游望去。我看见一大片白色。经过询问人们,我知道这是长江。许多挂着白帆的船从那里驶来,停在村子的一侧。住在河边的第17集团军的同志们告诉我,这些船中有许多都回来休息了。刚才我们的大批队伍过河了。

回到村子里,我期待着很快天黑,很快天亮,这样我就可以更快地过河,看看长江是什么样子。我们许多同志缺乏知识,不理解。他们在渡江前开了很多玩笑。有人说长江没有边,他们半个月看不见岸。有人说长江的水面有一颗坏心,看着好人。如果有事发生,就没有生命。有人还说河里有猪,当一群人来的时候,他们打翻了船……许多同志都很害怕。这次我来到河边,马上就去世了。每个人都想好好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看看有没有猪。那天晚上,我拿出灯下的纸笔给你写信。我想告诉你很多事情。写完一篇后,我再也写不下去了。原因是我很累。我想躺在桌子上,想写些什么。结果,我睡着了,所以我没有写信。

第二天一早,跑到河边,这时有十几艘帆船排队上岸,天气很阴沉,下着蒙蒙细雨,一眼望去,茫茫一片白水。另一边的树看起来很小,如果你向东和向西看,你看不到边缘。船夫说这个地方的河有四英里宽。我们登上船,静静地在水上行走。十几艘船正在一起航行。船头上的水碰到船板,发出一声巨响。当船到达河的中心时,很明显这条河很宽。岸上的人群看起来像许多蚂蚁。

我和水手们谈过了。我问他第一队进展如何,他说:

“21日下午,在太阳落山之前,许多解放军部队到达了。船只已经准备好了。枪装在船上。机关枪安装在船头。岸边也布满了枪支。当一阵风把船只从河岸推开时,机枪和大炮开始了战斗。那时,耳朵只听到一声巨响,什么也听不见。”

"敌人也在那边开枪。"他指着船刘海上的一个洞说:“这个洞是国民党军队打来的。”

“未来呢?”我问他。

“在那之后,敌人不等你上岸就逃走了。你一上岸,就追赶他们。当我乘船回来时,我带回了七名囚犯。”

“嘿,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多军队。我花了四天四夜才完成。”我告诉他,“这些团队只是一小部分。数百万人正在一起过河!”

“嘿!”水手伸出拇指说:“我先和同志们打了一架!”他很荣幸能参加这场战争。

船在40分钟后到达了对岸。这时开始下雨了。当我下船时,我不小心掉进了泥里,每个人都笑了。

南岸的敌人挖了许多壕沟,建了许多碉堡。壕沟和掩体周围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坑。他们都被炮弹轰炸了。地里的小麦像镰刀一样被割开,而其他的则被烧焦,也被炮弹轰炸。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时我们的炮火无法抬起敌人的头。……

功勋奖励

看到哥哥关于参加渡江战役的信,我心里非常激动,我真的很想参加那场战役。我哥哥所在的第二野战军和第五野战军第十八军是一支英勇的军队。1949年2月18日在河南省鹿邑县五台寺正式成立后,立即开始渡河南下的准备工作。20日,渡河战役开始了。作为西线第二野战军的总预备队,第十八军于4月26日在安庆至枞阳镇成功渡江,挺进沿江、祁门、华凯、衢州一线,追击并歼灭逃跑的敌人。此后,第十八军西迁鄱阳湖,解放湖口、都昌、九江和庐山,确保南方大军粮道的安全。当时,我的兄弟担任第18集团军政治部秘书,亲自经历了这些重要事件,这些事件在下面的信中也有更详细的描述。

过河走了两天后,他来到了山里。(过河的地方是安徽省贵池县)每天这个时候都下雨。我们没有看到阳光明媚的一天。有时晴天半天,然后又开始下雨。我们都有雨伞。我们不能淋湿,但是我们的脚每天都陷在水里。这个地方的山上覆盖着许多树,杂草长得很深,许多竹子生长在山谷里。一下雨,峡谷里的水就涨起来,从山顶流到山脚。它整天哐啷哐啷作响,一句话也听不见。山里有许多云。下雨时,云将山包起来。天气放晴时,云一个接一个地在山顶上下浮动。这座山长满了野花,红色、绿色、美丽。其中一个非常香,一路上闻起来有股淡淡的气味。

在贵池县南部,老百姓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团队。他们听了国民党欺骗性的宣传。他们说共产党一看到妇女就把她们带走,一看到年轻人就叫她们士兵,所以她们都逃跑了。在路上走了五六天之后,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普通人。他们都跑到山上躲起来。

住在一个村子里,没有人看,没有人吃东西,没有人烧草,所以我们不得不拿普通人的柴火,把钱放进他的房子里。

因为他们不理解我们,这些普通人跑到山上逃跑。又下雨了,没有避雨的地方,没有吃的东西,雨也停了。一家人在树下,又冷又饿,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就像猴子一样,盯着看,气喘吁吁。一个家庭五天没有足够的食物,饿死了一个孩子。老人饿得走不动了,躺在山上。有些人觉得他们也在山里饿死了。最好下去看看。见义勇为硬着头皮回家,进了家门,队伍一个都没有,没有一点事,烧草吃饭也留着钱。他们对这一景象感到惊喜,但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队伍,所以他们回到山上,把所有的人叫了回来。

当我们沿着这条路走的时候,我们看到许多男女老少成群结队地回家,一些人背着孩子,一些人背着负担,一些人背着行李。当我们看到他们时,我们向他们宣传我们是解放军,关心老百姓。当我们看到他们的孩子饿了,我们拿出带给他吃的米饭。他们不怕我们,说起国民党不是好东西,不要骗人说共产党杀了人,放火烧了人,吓了他们几天不下雨,吃不下东西。他们说,谁再听国民党混蛋的话,谁就不是狗娘养的。我们带着娱乐和同情看着它...

在他哥哥从家到北方的旅途中,他从未停止给他家寄信。随着当前局势的动荡和时间的推移,一些早期的信件大多已经消失。这封信跟着我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经过许多波折,我幸运地保持了它的完整。我哥哥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在这样紧张而艰难的日子里,他每年都会给他的家人回很多信,他还写了很多《南方日记》和《进藏日记》,这些都是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供稿)

江苏快3投注 明升体育 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