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院士”马建章:与虎结缘,为虎谋生

2019-11-21 19:15:16 来源:齐海新闻

在今年6月中俄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国际合作保护东北虎和黑豹已成为两国文化交流第九条的重点。,形成相互分离的“孤岛”,导致野生东北虎无法进行基因交换或近亲繁殖,严重危及东北虎的生存。在老虎现有的四个亚种中

张健把小老虎抱在怀里。(信息照片)

新华社北京10月5日电(记者韩宇、杨思琦)10月5日,新华社《每日电讯报》发表了题为“老虎院士马张健:与老虎为伍,以虎为生”的报道。

今年6月,中俄签署了关于发展新时期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共同开展生态走廊建设,确保中俄边境东北地区老虎和豹子的自由迁徙”,这被列为两国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跨国合作的背后离不开中国工程院一名成员多年来的研究和呼吁。

今年82岁的马张健是中国唯一一位野生动物保护和利用学科的院士。20世纪60年代,在一次野外旅行中,他近距离接触了老虎,开始了与西伯利亚老虎打交道的职业生涯。

马张健不仅推动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学科的建立,为中国东北虎种群的保护做出了重要贡献,还致力于在中国传播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的科学理念,被誉为“老虎院士”。

“我一生中只做过一件事,那就是保护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马张健说。

(副标题)他的提议利用了跨境合作。

在今年6月中俄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国际合作保护东北虎和黑豹已成为两国文化交流第九条的重点。这让马张健既惊讶又欣慰。半个多世纪以来,老虎的“家务”一直是他最大的担忧。

野生东北虎是老虎的重要亚种之一,主要分布在俄罗斯远东和中国东北,被列为“世界十大濒危动物之一”。根据已知的不完全统计,世界上只有500多只野生西伯利亚虎。在中国,东北虎主要分布在万达山、老爷岭和张广才岭。

马张健发现,由于频繁的人类经济活动和栖息地的破坏,野生西伯利亚虎的数量越来越少,它们分布在一个“孤岛”上。它们栖息地的中间是“人工隔离区”,如村庄、农田、道路、铁路等。,形成相互分离的“孤岛”,导致野生东北虎无法进行基因交换或近亲繁殖,严重危及东北虎的生存。

在中国,有五个野生老虎亚种。老虎的一个亚种已经消失了。在老虎现有的四个亚种中,西伯利亚虎是最有可能实现种群恢复的亚种。

"西伯利亚虎不能犯和华南虎一样的错误."马张健说。

野生东北虎的保护对国家生态安全具有重要价值。在马张健及相关专家的倡导和推动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于2017年建成,东北虎保护上升到国家层面。

中国政府计划将覆盖吉林省和黑龙江省部分地区的146万公顷土地作为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系统的试点。该地区将珲春、汪清、老爷岭等自然保护区连成一大片,与俄罗斯和朝鲜接壤。

中俄边境的西伯利亚虎经常进行跨境活动。有一次,西伯利亚虎从俄罗斯进入中国。定居在珲春和中国其他地方的西伯利亚虎也“造访”了俄罗斯。然而,两国陆地边界仍然有带刺的铁丝网和其他设施,这仍然是野生西伯利亚虎跨境移动的障碍。

“中俄两国必须继续加强对西伯利亚虎和豹的跨境保护。”在一系列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张健提出了“跨界生态走廊建设”的构想。该配方已获国家林业局批准。

什么是“生态走廊”?马张健解释道:“中俄之间没有设立跨境保护区和通道的障碍和边界,因此西伯利亚虎不需要“护照”和“签证”就能实现自由“访问”,甚至“跨境婚姻”。只有这样,西伯利亚虎的数量才能繁荣。”

每年的7月29日是世界老虎日。今年的这一天,首届东北虎豹跨境保护国际论坛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东北林业大学举行。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世界上老虎分布国家的专家交流了他们保护西伯利亚虎的经验。

一项中俄合作研究发现,第一代雌虎生活在俄罗斯边境,第二代雌虎进入中国边境,第三代雌虎继续向内地迁徙。

“这表明中国的生态环境已经改善,有更多的食物,老虎愿意迁徙。”马张健说。

20年来,中国实施“自然保护工程”和“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以来,东北地区自然保护区的森林恢复与破碎化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鹿、狍、野猪等东北虎食物种类增多,栖息地质量明显提高,自然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进一步提高。

“在中国观察到的野生西伯利亚虎中,只有12到16只是在2000年全国重点陆生野生动物调查中发现的。根据自动相机图像识别技术和分子遗传检测技术,2013年至2018年在中国共观察到57-62个活跃个体,并记录了9条繁殖记录马张健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小兴安岭野生东北虎一度“灭绝”,近年来发现了野生老虎的踪迹。

(副标题)他的想法与世界的频率相同

今年9月,马张健辞去了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主任的职务。

退休并没有结束他的工作。每天早上8点,马张健准时来到办公室,与学生讨论问题和分析材料。

老虎照片,老虎书,老虎贴纸...他的办公室装饰着各种各样的老虎元素。在萌萌有一张明亮美丽的儿童照片,一只西伯利亚老虎抱着一只熊猫。他非常喜欢它。

马张健说,他小时候住在内蒙古,广阔的草原激发了他对大自然的极大兴趣。老虎的最初概念来自童年母亲用老虎来吓唬自己。

1960年,东北林业大学毕业后,他留在学校教书。出乎意料的是,今年,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野生西伯利亚虎。

马张健回忆说,当时他和几个同事上山进行实地调查。他走在前面,突然看见一束寒光从树林间的缝隙中射出来。他只是看着一只老虎。他大叫“有一只老虎”,于是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跑下山,丢了一顶帽子和一个饭盒。第二天,当他们沿着先前的脚印再次上山时,他们发现他离老虎只有30米远。

"西伯利亚虎强壮凶猛,与东北虎有相似的特征."马张健和西伯利亚虎有一种互相欣赏的感觉。

20世纪70年代,马·张健参与了珍稀动物的调查。他意识到老虎在食物链的顶端,老虎的数量代表着生态质量和自然环境的健康。研究老虎非常重要。马张健决定开始西伯利亚虎的研究。

“物种是生态系统的基本组成部分。为了保持生态平衡,首先要保护物种。”张健说,“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我们必须对此有一个清楚的理解。”

对于野生动物,马张健主张的不是绝对保护,而是科学管理、合理开发和可持续利用。

"任何未被管理的资源都不能被称为资源。如果允许动物和植物自由生长,将导致一个物种的过度繁殖,这不仅会减少其生长空间,还会导致整个生态系统失去平衡,一旦超过环境容量,自然环境就会受到威胁。”张健说:“这是国际科学界的共识。”

20世纪80年代,马张健结合中国特殊国情,提出了“保护、驯化、利用”的野生动物管理政策。他还创立了濒危野生动物物种管理、栖息地选择和改善、环境容量等科学理论,为中国野生动物管理和自然保护区建设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马院士的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理念应该更广泛地传播给国内公众."马张健的学生、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蒋广顺说。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马张健建立了中国野生动物管理学科、中国第一个野生动物资源研究所、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人员培训中心,并编写了中国第一份野生动物管理和自然保护区研究报告。

随着野生动物资源保护与管理和野生动物学科建设的成就,马张健于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中国第一位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学科院士。

(副标题)他的团队开启和保护新技术

马张健为老虎受了很多苦。

起初,实地调查依靠的是一只脚。为了调查和收集各种老虎的信息,他去了北方的大兴安岭和南方的西双版纳。

20世纪80年代初,在进行西伯利亚虎重点工程的航空勘测时,他曾乘坐一架小型飞机,从吉林省延边飞往黑龙江省佳木斯,每天飞行6小时。低空低速飞行非常颠簸。他和他的同事们不仅把头上的一个大袋子打掉了,还呕吐了,有时还吐出了胆囊水。"但事实证明,对东北虎进行空中调查的方法并不合适."马张健说。

“后来,地面调查揭示了老虎的脚印、粪便、毛发等痕迹。兴奋和喜悦会冲淡一切努力。”与老虎相处多年后,马张健也成了“老虎”。他不仅大声说话,而且比以前更加直率和慷慨。

大自然不仅是马·张健的科研实验室,也是他育人的“大教室”。

20世纪80年代,马张健承担了调查“三北防护林区”野生动物资源和自然保护区的艰巨任务。“三北”防护林覆盖了中国西北、华北和东北十多个省份,面积超过400万平方公里,使得调查变得困难。

为了获得丰富的第一手资料,马张健带领学生从新疆天山到黑龙江漠河进行了一次长途旅行,行程约10万公里。

60多幅经济动物分布图、珍贵动物分布图和200多万字的科研报告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不仅发现了33种鸟类,获得的各种数据也为国家野生动物和自然保护区的管理和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几乎是亨特的实地调查经验”已经成为马张健对学生的指导原则之一。“冬天爬上冰,躺在雪地上,夏天被蚊子叮咬,只有当你亲自到现场时,你才能对你研究的动物有更深的了解。”32岁的张健博士生顾佳音说。

经过这样的经历,马张健带领的学生们发展出了优秀的“野生功夫”,并迅速成为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骨干力量。今天,他已经培养了100多名博士生。

随着无线电跟踪、红外摄像监控和dna分析等新技术的发展,马张健鼓励学生大胆创新,勇敢地为老虎事业“插上技术翅膀”。

江广顺说,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技术等。可以为今后东北虎的研究提供新的手段。目前,他们正在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等机构合作开发新技术。

除了改善野生东北虎的生存环境,野生训练圈养东北虎是恢复东北虎种群的另一个重要途径。

2016年,哈尔滨东北虎森林公园建立了黑龙江东北虎森林公园猫科动物保护研究院士工作站。马张健带领团队对东北虎的行为特征、疾病监测、遗传管理和野生释放进行了专项研究,不仅为东北虎保存了基因库,也为野生东北虎种群的恢复提供了重要依据。

令马张健高兴的是,圈养东北虎经过初级野外训练后,在适应性、奔跑速度和狩猎技巧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

“如果有一天,国家可以批准从野外捕获一只野生母虎,并用人工饲养的老虎繁殖下一代,这样幼虎就可以直接向母虎学习狩猎技巧,虽然这很困难,但却是有意义的。”马张健说。

“从全球角度来看,西伯利亚虎是一个全球关注的物种。阻止老虎灭绝对保护生物多样性具有里程碑意义。”马张健说。

在马·张健的影响下,他的孙子也参与了野生动物研究领域。

“没有山不是绿色的,水是清澈的。把河流和山脉装扮得富丽堂皇,把国家描绘成一幅图画。”在马张健的笔记本里,有一首小诗,他不时地读,渴望一幅人与老虎共存、绿色共享的美丽画面。(参加写作:马志尧、谢剑飞)

快乐十分钟 广东11选5 重庆幸运农场app pk10官网 1分钟极速pk10